我的公公 我半推半就与公公偷情


2008年公公因病瘫痪了,作为儿媳妇第一次护理感到很别扭,擦身子时都会把脸

妻子婚后第一次做法,满心欢喜求点赞,没想到丈夫和公公差点吐了

”气氛有些不对劲”护士刚走,院长带着几个教授级别的医生听到南宫瑾的病房出事了,赶紧踩着风火轮飞奔而来都被南宫瑾隔绝在门外他说,“我只需要白护士长一个人就可以了”白色的双人病床上,白挽林已经麻木的腿脚缓和了不少,拿起酒精消毒液熟练的要去换药却被他抓住了手腕她瞪着他,一点好态度没有,“干什么?”南宫瑾没说话,抽出她手心里的棉签,固定住她的脸“你干什么?”“别动”他强制性的压住她,小心翼翼的擦拭她脸上被划破的皮肤,“谢谢你,救了我三次。

她走到点滴旁,观察了一下药水滴入速度,签了查房表,眼神下意识的扫向病人的脸康复医院里接待了一位大神级患者,院长亲自主刀手术,所有教授级别的医生全部被召唤回来加班白挽林这个护士长,也凄惨的被召唤回来,亲自负责病人术后的所有看护问题医院的长廊上,跟班护士小跑着跟着白挽林的脚步,一边飞奔一边说着南宫瑾的详细情况并将手中的资料一张一张递交给她白挽林表情淡漠,状似漫不经心,但其实小护士的每一个字她都听进去了俩人很快就走到病房前,她笑着说,“谢谢你小赵,情况我大概都了解清楚了,这边交给我,你去休息吧”小赵还是有些不放心,“护士长,您已经值班一天了,现在继续通宵真的没问题吗?”“没事”说着,已经笑着推门而入房间内,消毒水味扑面而来,机器滴答滴答的响声已经成为了白挽林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声音。

她拿起来,随便扫了一眼五雷轰顶居然是他呵呵已经手术后一个小时,麻醉渐渐散去,也许是感觉到有人带着恨意注视自己,南宫瑾慢慢睁开眼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混合着满室雪白映入视线“是你……”他真的很虚弱她嗤笑一声,满腔厌恶,却不会因为私人恩怨砸了自己工作的招牌,点点头,“没错,是我”“你救了我两次”“送你来的是路人,为你主刀的是院长,所以这次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你……”手心突然被塞入一张镶嵌着金边的高级定制名片,阻碍了白挽林继续下去的话。

?”从来没有人敢以这样羞辱的方式对待他“环球集团总裁,南宫瑾?”白挽林低念出声南宫瑾虚弱的点头,“我受伤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所以在我的助理赶过来处理一切之前,那些人就交给你了”“那些人?”是谁……一股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白挽林转身,门外长廊上,一大群黑衣保镖在一个长发黑皮肤男人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逼近这间病房她吓的倒吸好几口冷气,转身眨眼间脱掉工装鞋,一脚将南宫瑾从床上踢了下去“快躲到床下面”“啊”南宫瑾痛呼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左腹部的伤口撕裂开来,鲜血染红了层层包裹着的纱布“你想死是吗。

那人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白挽林的头,咬牙切齿,“我给你一次机会,说,病房上的病人去哪了?”“院长办公室,他醒来就吵着要出院,我不同意,他直接去找了院长白挽林才懒得搭理他,无视他的伤口,心狠的低吼,“还愣着干什么快躲进去啊别每次想死都拉上我”她白挽林最近是犯了哪路太岁怎么这么倒霉南宫瑾被喊的吃瘪,一身怒气,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没办法,他只能带着狼一样的眸子,不情不愿的被塞进床下面那表情,跟吃了屎一样的一切准备就绪,门也被破了开白挽林端着病历本整理数据,清冷的脸上已经恢复了淡然看到这么多人闯进来,她并不害怕,笑着前后瞅了瞅他们,“先生,这里是医院,你所站的位置是高级VIP病房,请出去”大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南宫瑾从床下钻出来,快如闪电般握住床头推车里的针头跳到黑人面前反手勒住他的脖子,针头和他黝黑的皮肤,仅差分毫”白挽林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那些人果然是信了,为首的继续凶狠,“带我去院长办公室,立刻”心脏跳的好像打鼓,手心里全是汗,她依旧装的很淡然,“先生,这里可是医院,对面就是警察局,安保系统二十四小时开启,你确定以你现在的状态走得到院长办公室?”那人诡异的笑了,“所以才让你带我去啊,大美妞”说着,一只大手顺势抓上了白挽林的PP“啊你干什么?”白挽林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来这一手,吓得赶紧跳到一边,那黑人紧跟着扑过来“南宫瑾”她蹲下去抱住自己,本能的叫出这个名字。

的一声,警报器被身后的保镖开枪崩的粉碎“都别动否则我立刻让他死在这里”黑人双手举在胸前,示意手下不要轻举妄动南宫瑾手上力道不减,恨不得直接勒死手里的人,“你如果有机会回去,别忘了帮我带句话,告诉她,派一条狗就想处理我?未免也太瞧不起我南宫瑾了”那人只是冷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机会白挽林左右观察,看着跃跃欲试的两方,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眼光一扫,扫到了角落里的报警器她也没想那么多,站起身就冲了过去砰。

她才不要为了一个陌生人搭上自己的性命,她只是个护士,又不是超人,凭什么无端去拯救一个路人?还是那种人渣一样的路人“啊”残渣飞来,猝不及防,尽管她迅速蹲下了身,可还是被划伤了脸“白挽林”南宫瑾大吼一声,如狼的眸子泛着嗜血般的阴狠,半个针头用力刺入黑人的脖颈他学过医,十分巧妙的避开了黑人毙命的地方病房里,黑人杀猪般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南宫瑾附在她的耳畔,轻声细语,宛若地狱修罗,“你的人敢伤她一分,我就让你生不如死一分”鲜血顺着小米粒大的伤口喷出来,男人呼吸薄弱,俨然一副不行了的状态白挽林就蹲在警报器附近,紧紧抱着自己,一动也不动。

“护士长你没事吧?”“是啊,快站起来去休息一下,这里交给我们好吧,她承认,她不是不想救,怎么说南宫瑾也是医院的病人,她有责任去保护但是她被吓的双腿发软根本动不了了一大批安保正在逼近黑人用商量的口气说,“先生,如果您现在考虑放了我,我答应帮您做一件事,无论什么事毕竟弄死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还没等南宫瑾回应,安保已经闯了进来,南宫瑾推开黑人,一脚踢上他的屁股,“我只是代替你妈教你如何尊重女性,死在我手上,你还不够格”说着,掏出怀中的手帕,嫌弃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黑人狭小的眼睛散出精锐的光泽,没说什么,在手下的搀扶下,被医院的安保带走一群同事围过来,对她关心备至。

几个护士笑着说,“护士长,这里还是交给您吧,我们先走了”“都给我滚出去”还没等白挽林应对,南宫瑾这低气压的声线从身后炸开那群护士站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尴尬的情况一个还算会来事儿的护士走上前,胆战心惊的说,“先生,我来为您包扎伤口”“滚开”白挽林就看不惯他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护士要给你换药,你让人家滚?想死别拉我们垫背”“我只让你换”南宫瑾指了指坐腹部的位置,表情很是暧昧其实真的没什么,可他的话一说出来,就让人莫名的脸红心跳。